衡器商标

2021-12-09 08:25:46 作者:衡器商标

  衡器商标来自衡器商标更何况,若是能够处理好东霂国与我天离国的关系,对于百姓们也是极好的。臣妾便自作主张,建议皇上设宴一番,邀请天离国的诸位皇宫贵族来,加上东霂国皇子,以及苏小姐他们,当面好好的奖赏一番。更何况,如今东霂国皇子还在天离国等着呢,也是时候给他一个交代了。居然敢给东霂国皇子下毒,朕看他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!等这事情查出来了,朕已经要好好的奖赏苏丫头。皇上不必如此,这些都是臣妾该做的,更何况,只要皇上不嫌弃臣妾,臣妾必定会一直待在皇上的身边,只希望皇上不要嫌弃臣妾才好。

阮贵妃看着裴天宇,笑着说道:“皇上喜欢喝这茶水,便是对臣妾最大的赞赏。皇上何不趁着此次机会,将苏小姐做的事情告诉大家,让大家知道苏小姐的功劳,同时也可以稳固苏小姐的地位呢。”

阮贵妃没有料到,今日裴天宇居然会对自己说出这样一番话来。”

听到裴天宇的夸赞,阮贵妃故作娇羞的往他怀里靠去,小声的说道:“皇上您真是的,说的这是什么话?臣妾作为皇上的贵妃,自然是要为皇上分忧的。

“当初皇上将这件事情交给苏小姐去完成,如今苏小姐的身份已经是和玥郡主了,已经不比当初了,也算半个皇家人了。阮贵妃也不会做出什么事情来,毕竟这么多人呢。

裴天宇并未觉得阮贵妃说的话有什么不妥,他听了阮贵妃的话之后,发觉她如此的关心国事,实在有大家风范。”

阮贵妃软软的倚靠在裴天宇的怀里,娇嗔道:“皇上您说的是什么话?臣妾关心苏小姐怎么了?毕竟苏小姐也快要嫁过来了,到时候大家都是一家人了,哪儿还讲究这么多呀?要臣妾说呀,也是苏小姐有本事,连臣妾都被折服了呢。既然爱妃提出了这个晚宴的事情,那么便交给你来办吧,朕稍后就下一道旨意,将他们召进宫里来。

闻着这迷人的香气,仿佛整个人都精神起来了一般。

总之也不是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,又能让自己的爱妃高兴,何乐而不为呢?

虽然裴天宇不怎么管后宫的事情,但只要不是太过分,他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。

他低下头,深深地嗅了一口,随后笑着说道:“爱妃最近的茶艺是愈发长进了,光是闻到这浓郁的茶香,朕便已经感觉神清气爽了,更别说将这杯茶给喝下去了。

阮贵妃看裴天宇面前的杯子已经空了,动作流畅的又给他倒上了。”

裴天宇说这番话,自然也是有自己的打算的。更何况,如今苏小姐已经是和玥郡主了,做出这样的事情,也是在为天离国争光,皇上您可要好好的嘉奖她,不然臣妾可就不依了。虽然朕平时里不说,却也知道,你为了朕,也是花了很多心思的。”

裴天宇听到阮贵妃这么说,先是愣了愣,随后很快反应过来,大笑着说道:“哎哟,朕怎么将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记了。但这毕竟也不是阮贵妃的错,所以他也没说太多。”

裴天宇搂紧了阮贵妃,有些无奈的说道:“爱妃这般疼惜朕,朕又怎么会嫌弃爱妃呢?好了,不要胡思乱想了。同时呢,苏小姐刚刚成为和玥郡主,保不准有些人的心里可能对她还不满意呢。”

裴天宇转眼间便喝下了一杯茶,他舒适的坐在贵妃椅上,和阮贵妃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儿。况且,再过不久,苏小姐便要嫁进皇室,成为六皇子妃了,身份更是尊贵。对于皇上来说,也没有丝毫的坏处。毕竟他也不是个蠢的,自然知道那苏晚月跟阮贵妃的关系,按道理来说,阮贵妃对苏丫头,应该是看不顺眼的。臣妾作为后宫之人,自当想要为皇上分忧,故此才如此关心。

想到这里,裴天宇也就不想那么多了。哎呀,幸好有你提醒,真是朕的贴心小棉袄。”

阮贵妃语带撒娇的说道。更何况,东霂国的皇子想必对于苏小姐也非常的感激,但苏小姐毕竟是待嫁之人,二人私底下见面似乎也不太妥当。既然苏丫头已经将凶手给揪出来了,那自然是要好好嘉奖的。爱妃真是聪明,想到了这些,你不说朕可是真的都忘记了。”

阮贵妃听了裴天宇的话之后,眼神闪了闪,随后笑着说道:“不愧是苏小姐,当初皇上您这般看好她,臣妾当时还有些不以为然呢。裴天宇微微眯起了双眼,一脸惬意的模样,伸出手接过了阮贵妃递过来的茶水。臣妾煮出来的茶,能够合皇上的心意,这便足够了。这种上不得台面的女人,也不知道小二是怎么想的,居然找了这么个女人,还因为这个女人跟自己置气。更何况,阮贵妃从来没有求过自己什么,这一次是第一次对自己提出这样的要求,对于裴天宇来说,也是非常难得的。朕只希望你能好好的,一直待在朕的身边,这便足够了。”

阮贵妃娇媚的笑了笑,伸出涂得通红的指甲,顺手又给自己倒了一杯茶,轻轻地抿了一口,感受着清香的茶水缓缓地渗入自己的五脏六腑中,暖意袭了上来,让人在这寒冷的冬日中,泛起了丝丝的困意。

毕竟如今苏晚月也嫁给了自己想要嫁的男人,苏丫头和小六的感情,大伙儿也是有目共睹的。她很快反应过来,眼里浮上了一丝红意,她声音有些哽咽的说道:“皇上从未对臣妾说过这样的话,臣妾当真有些受宠若惊。不过相信过一阵时日,再给他一些颜色瞧瞧,他必定会开口的。东霂国国力强盛,东霂国的皇子又是唯一的血脉,东霂国的皇上想必也很关心这件事情吧?”

阮贵妃的一番话说的非常的讨巧,一方面表现出自己关心国家,另一方面似乎也是在关心苏晚卿,毕竟她的身份今非昔比了,她作为贵妃娘娘,自然是要关心一番的了。

她一边倒茶一边装作不经意的问道:“皇上,听说当初使者入国的时候,企图给天霂国皇子下毒之人,似乎已经被抓到了?”

裴天宇听到阮贵妃如此关心这个事情,挑了挑眉头,说道:“爱妃怎地忽然问起这个来了?之前不是从未关注过这个事情吗?”

阮贵妃的眼里飞快的闪过了一丝不自然,但很快又被她完美的隐藏下去。

。让东霂国的皇子知道,我们天离国也是有本事的,能够找出那个凶手,这样一来也表现出来我们的诚意。”

裴天宇听到阮贵妃夸赞苏晚卿的话,自然很高兴。没想到这位苏小姐居然如此的厉害,居然连毒害皇子的凶手都能够抓到,想必她也是有几分实力的。

裴天宇听后,忍不住哈哈大笑,伸出手将阮贵妃拦进了怀里,捏了捏她的小鼻子说道:“你这个小可人,今儿个怎么这么关心苏丫头呀?如今倒是帮她说起好话来了,真让朕刮目相看。毕竟对于阮贵妃,自己是打心眼儿里疼爱的,这个女人从很久以前,便陪伴在自己的身边,他怎么可能不心疼呢?

难得有一件事情她想要去做,裴天宇自然是支持的。华清宫中,一身艳红色长裙的阮贵妃端庄的坐在贵妃椅上,她的手中捧着一只雕着百合花的玉壶,百合花栩栩如生,如同天生便镌刻在上边一般。毕竟在他的心里,苏晚卿已经是他钦定的儿媳妇了,这是根本不可能有任何变化的。”

裴天宇宠溺的摸了摸阮贵妃的头,叹气道:“这些年,若没有爱妃在身边,朕可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。对于如此优秀的儿媳妇,配上自己的儿子,裴天宇能不高兴吗?

“爱妃说得有理,等这件事儿过去了,朕一定好好的嘉奖苏丫头!”

阮贵妃的眼睛转了转,随后笑着说道:“皇上,此次苏小姐找到了幕后黑手,不管怎么说,已经是一个大功劳,您可要在众人面前好好的嘉奖她一番。但是可惜的是那个下毒之人十分的顽固,似乎背后还隐藏着别的势力。不管如何逼迫,他都不肯开口,如今一时半会儿也拿他毫无办法。

想到这件事情,裴天宇就有些不高兴。

阮贵妃轻轻地抬高玉壶,缓缓地将壶中新鲜煮出来的清茶倒入面前的玲珑玉杯中,清亮的茶叶带着嫩绿迷人的色彩,顺着弧度缓缓地流入杯中。能够帮皇上分忧,是臣妾的荣幸,皇上不必说这些话,都是臣妾该做的。甜美四溢的茶香缓缓的发散开来,逐渐弥漫了整个房间。

但是阮贵妃如今对苏丫头这般的热切,没准她已经转了性子也说不定。这也算是皆大欢喜了,但皇上对于苏晚月,依然是喜欢不起来的。

他又抿了一口茶,笑着说道:“没错,之前苏丫头来给朕汇报,那个下毒之人的确已经抓到了衡器商标

  

    标签:

    上一篇 :下一篇 :